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齊魯銀行凈利潤同比增幅驟降 手握村鎮銀行7家虧

來源:網絡整理2019-06-17 11:03

  在凈利潤同比增幅迅速下降、手握的16家村鎮銀行盈利狀況參差不齊的情況下,齊魯銀行IPO募集資金為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公司的資本充足水平

  從新三板摘牌的齊魯銀行,于6月6日預先披露了招股說明書,募集資金將全部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而公司的業務及管理費、資產減值損失的大幅增加,導致凈利潤同比增幅大幅下降,意味著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源頭受阻,在此情況下,齊魯銀行IPO變成了恰如其分的選擇。

  同時,公司控股的16家村鎮銀行中,有7家凈利潤處于虧損,9家盈利;除了章丘齊魯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章丘齊魯”)位于山東省,7家位于河南省、8家位于河北省。業內人士稱,盡管虧損,城商行仍手握村鎮銀行,與公司的戰略規劃、村鎮銀行實控人的規定等相關,交易價格也存在較大分歧。

  凈利潤同比增速放緩

  6月6日,齊魯銀行的招股說明書在證監會網站預先披露,本次募集的資金將全部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公司的資本充足水平。

  齊魯銀行向《投資者網》表示,選擇境內A股上市是從齊魯銀行實際情況出發,為進一步拓寬資本補充渠道,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經審慎評估作出的戰略決定。

  然而,2016-2018年,公司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09%、14.49%、14.50%;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9.42%、11.54%、11.77%;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7.91%、10.28%、10.63%。可見,公司的資本充足指標均在穩步上升。

  那么,公司為何急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據招股說明書顯示,2016-2018年,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16.54億元、20.26億元、21.69億元。2017年相較于2016年同比增長22.49%,2018年相較于2017年同比增長僅7.06%,公司的凈利潤增長疲乏。

  招股說明書還提及,公司的利潤來源存在單一的風險。2016-2018年,公司的凈利潤收入分別占營業收入的86.47%、89.10%、87.37%,營業收入主要來源于利差收入,利率市場化和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可能會對公司的存貸款業務造成沖擊,對公司盈利造成不利影響。

  發放貸款和墊款利息收入是公司利息收入重要組成部分,2016-2018年發放貸款和墊款利息收入分別為42.23億元、49.72億元、60.26億元,占當年利息收入總額比例分別為54.80%、52.37%、53.92%。值得注意的是,2016-2018年齊魯銀行的公司貸款和墊款總額分別為719.81億元、796.20億元、880.15億元,占發放貸款和墊款總額比例分別為83.19%、79.09%、74.20%,公司貸款和墊款總額占比在持續下降。

  證券投資利息收入占當年利息收入總額比重在波動上升,2016-2018年,齊魯銀行證券投資利息收入分別為30.39億元、39.65億元、46.16億元,占比分別為39.44%、41.77%、41.30%。

  齊魯銀行2016-2018年資本充足指標對比表數據來源:公司招股說明書

  在利潤表中,業務及管理費、資產減值損失均出現大幅增加,其中,2016-2018年公司的業務及管理費分別為15.91億元、16.88億元、20.03億元,2018年相較于2017年同比增長18.66%;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14.70億元、13.12億元、17.70億元,2018年相較于2017年同比增長34.91%。

  業務及管理費方面,由工資性費用、辦公及行政費用、租賃費用、固定資產折舊等組成,四者合計占比94%以上。其中,2016-2018年工資性費用分別為9.10億元、9.72億元、11.73億元,占比分別為57.16%、57.59%、58.53%,公司稱,工資性費用逐年增加主要系業務發展及分支機構增加帶來的員工人數增加所致。

  然而,員工薪酬情況顯示,截止2018年末,公司管理人員905人、支持保障人員46人、業務人員2835人,占比分別為23.90%、1.22%、74.88%,職工人數總計為3786人;2017年公司職工人數總計為3692人;2016年為2946人。可見,2018年相較于2017年僅多了94名員工,但工資性費用卻增加了2億元。

  資產減值損失中,貸款減值準備是主要組成部分,2016-2018年,齊魯銀行計提貸款減值準備分別為12.63億元、9.77億元、14.94億元,2018年相較于2017年同比增長52.92%。

  此外,2016-2018年,齊魯銀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68%、1.54%、1.64%,呈現出波動上升的趨勢。齊魯銀行稱,近年來,公司不斷完善風險管理機制,加強貸款五級分類管理和貸后管理,加強了貸款的貸前調查、貸時審查和貸后管理,出臺了較多信貸風險管控措施并加大了不良貸款清收和核銷力度,有效控制了不良貸款率水平。報告期內,隨著貸款規模持續增加,本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比例及撥備覆蓋率維持在較高水平,減值準備計提較為充分。

  綜上所述,作為補充公司核心一級資本的重要來源,若凈利潤繼續保持微幅增長,公司的資本充足指標定會受到影響。招股說明書指出,雖然報告期內資本充足率符合監管規定,但未來公司仍可能因不能及時補充或增加資本、投資價值下降、資產質量惡化、監管部門提高監管要求、會計準則變化等因素而無法持續滿足資本充足水平的監管要求。

  除了上市A股補充公司資本充足指標,齊魯銀行回復《投資者網》稱,公司還會通過增資擴股、發行二級資本債券、發行優先股等方式積極補充資本。

  2016年6月24日和2017年3月28日,公司分別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二級資本債券,票面金額合計30億元;2018年1月3日和2018年6月14日,公司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創新創業企業專項金融債,票面金額合計10億元。

  7家虧損村鎮銀行

  截止2018年末,公司的貸款主要集中在濟南地區、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上述地區的貸款占公司發放貸款和墊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55.92%、10.85%和9.45%。

  齊魯銀行稱,如果上述地區經濟增長放緩或經濟環境發生不利變化或發生任何嚴重災難事件,可能會導致本行的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受到影響。

  對此,公司加快對外擴張的速度。齊魯銀行回應《投資者網》,公司在監管政策范圍內積極探索山東省內外業務拓展機會,在河南、河北控股15家村鎮銀行。

  加上所在地為山東省的章丘齊魯,齊魯銀行共計持有16家村鎮銀行的股權,均為控股股東,其中全資控股10家村鎮銀行。

  數據來源:齊魯銀行招股說明書

  16家村鎮銀行盈利狀況參差不齊,有7家凈利潤處于虧損,9家處于盈利。其中,凈利潤虧損的村鎮銀行包括登封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登封齊魯”)、磁縣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磁縣齊魯”)、石家莊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石家莊齊魯”)、邯鄲邯山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邯鄲邯山齊魯”)、魏縣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魏縣齊魯”)、涉縣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涉縣齊魯”)、成安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成安齊魯”)等7家村鎮銀行,虧損金額分別為35.95萬元、112.58萬元、68.93萬元、244.58萬元、30.87萬元、372.37萬元、168.74萬元,累計虧損金額為1034.02萬元。

  盈利的9家村鎮銀行中,章丘齊魯的規模最大,總資產為26.41億元,凈資產1.99億元,2018年營收8573.72萬元,凈利潤2590.05萬元。

  其余凈利潤為正的分別為章丘齊魯、濟源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濟源齊魯”)、蘭考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蘭考齊魯”)、伊川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伊川齊魯”)、澠池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澠池齊魯”)、永城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永城齊魯”)、溫縣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溫縣齊魯”)、辛集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辛集齊魯”)、邯鄲永年齊魯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邯鄲永年齊魯”),累計凈利潤為3504.87萬元。

  其中,邯鄲永年齊魯的凈利潤最少,僅為2.7萬元;澠池倒數第二,為6.01萬元;此外,凈利潤少于50萬元的還有蘭考齊魯、永城齊魯、溫縣齊魯、辛集齊魯。

  16家村鎮銀行中,章丘齊魯、濟源齊魯、登封齊魯、蘭考齊魯、伊川齊魯、澠池齊魯是齊魯銀行與其他公司合資成立的。其中,章丘齊魯的股東包括齊魯銀行、山東大漢建設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齊魯銀行持股4266.46萬股,持股比例為41%。

  濟源齊魯、登封齊魯、蘭考齊魯、伊川齊魯、澠池齊魯這五家村鎮銀行均是齊魯銀行與杭州銀行共同成立的,持股比例均為齊魯銀行80%,杭州銀行20%。剩余10家村鎮銀行由齊魯銀行全資100%持股。

  除了章丘齊魯在山東省,其余15家村鎮銀行分布在河南省和河北省。濟源齊魯、登封齊魯、蘭考齊魯、伊川齊魯、澠池齊魯、永城齊魯、溫縣齊魯來自河南省,辛集齊魯、邯鄲永年齊魯、磁縣齊魯、石家莊齊魯、邯鄲邯山齊魯、魏縣齊魯、涉縣齊魯、成安齊魯均來自河北省。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向《投資者網》表示,城商行或農商行手握虧損村鎮銀行,其實有其歷史背景。很多無法跨區域經營的銀行,把村鎮銀行當成跨地域經營的試點,村鎮銀行也成為戰略性的投資行為。很多銀行把自己的經營管理模式復制到村鎮銀行,然后進行輸出,村鎮銀行的定位是服務“三農”、支農支小。

  “盡管虧損,不少城商行仍手握著村鎮銀行,一是城商行能不能賣得出去,每個銀行都有戰略規劃,如果這個村鎮銀行在規劃之內,肯定不會因為是否盈利就將村鎮銀行賣掉;二是有沒有人買,村鎮銀行作為交易主體,肯定不僅是3%或者5%股權的問題,而是實際控制人出讓的問題,根據銀保監會和人民銀行的規定,對于銀行實控人有相應規定,其次,村鎮銀行的出賣價格也是一個問題,即使有買賣雙方存在,但目前這個環境,村鎮銀行算是‘燙手山芋’,盈利水平和經營管理水平均不佳,價格會存在較大分歧”,黃大智進一步解釋稱。

  4月8日,常熟銀行公告稱,于4月4日收到中國銀保監會《關于籌建興福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復》,同意籌建興福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福村鎮銀行”),興福村鎮銀行成為首家獲批的投資管理型村鎮銀行。

  黃大智稱,投資管理型村鎮銀行政策的發布,是為了緩解不同體系村鎮銀行難以形成統一的信息狀況。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